主页 > E趣生活 >荒诞‧冲击‧我们的《美丽之星》(美しい星) >

荒诞‧冲击‧我们的《美丽之星》(美しい星)

所属栏目:E趣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8-02

荒诞‧冲击‧我们的《美丽之星》(美しい星) 

  执导过《听说桐岛退社了》及《纸之月》的导演吉田大八,此次改编文豪三岛由纪夫的同名小说《美丽的星》(美しい星),将这部从前备受争议的作品再次以电影的方式呈现在众人面前。乍看平凡的大杉一家人,某日突然觉醒,认为自己是火星人、水星人、金星人,因此见到不一样的世界,并以「拯救美丽的地球」为使命。这样荒诞的开场,又该如何接下去呢?电影叙事流畅、节奏轻快,荒诞的剧情中带有点诙谐幽默,严肃的交锋中涵盖对社会百态的讽刺。导演吉田大八有意想将许多零碎资讯,杂揉进电影短暂的时限之内,初看完电影着实有些找不到脉络,于是回头又找了三岛由纪夫原着来读。

  直到看完原书,才着实对吉田大八的改编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三岛由纪夫的《美丽之星》原先是1962年连载于《星桥》杂誌上的作品,一直以来备受争议的正是它介于纯文学与科幻小说间的微妙位置。另外,以现今的角度来看,许多观点无论是从政治的角度或是科技的层面,放在现今来谈已然过时。但能肯定的是三岛由纪夫应是受二战日本原子弹所造成的冲击影响,当然也与其自身对幽浮的爱好脱离不了关係(见作者注)。

  从他设定的主轴角色父亲重一郎,便能隐约见到他反战思维与对氢弹的极端厌恶,而其他角色的铺陈反倒是让人见识到社会人性的黑暗。因此故事中产生认为地球是个美丽的星球,应该要将星球上的生物一视同仁予以守护的一派(以重一郎为主),和意图消灭这些万恶、贪婪、破坏美丽星球人类(小说中叫羽黑,进入电影中大约是佐佐木藏之介的角色)的另一派。三岛由纪夫将完结停在看见幽浮,吉田大八则更进一步将之进展到登上幽浮,可以说是将三岛由纪夫有点不负责任的开放式结局:「人类自有他解决之道!」进而以家庭情感间互相体恤、帮助的温情感动包裹,这情感表现上更有层次,并从焦急回望地球的视角,呈现出对这「美丽之星」拥有着更複杂且丰沛的情感。

  电影中予人最强烈冲击的也正是那最末几分钟,父亲的角色大杉重一郎(由Lily Franky饰演)登上梦寐以求的飞碟返乡,而他此时却没有欣喜之情,反倒着急地四处张望、翻找,此时恰如观众想像中的电子女声问着:「怎幺了?」,重一郎慌忙找寻一路相伴的妻子伊余子(中嶋朋子饰演)、儿子一雄(龟梨和也饰演)和女儿晓子(桥本爱饰演),他们皆不在身边,电子音又问:「遗忘了什幺吗?」相对着火星的萤幕显示出地球的画面,一家人拉扶着他的身躯遥望着他的方向,电子音响起:「遗忘了什幺吗?」画面嘎然而止,不自觉的在这最末的最末流下泪来。

荒诞‧冲击‧我们的《美丽之星》(美しい星)

  

  说到小说与电影的差异,主要落在父亲的角色于电影中有较直接的公众人物身份,也就是气象主播,当觉醒自己是外星人后,可以尽快带入主题,加速故事的节奏。另一点是将母亲原先的木星人身份撤除,原先于小说中就不太起眼,可以说是太没有个性、太像所谓的「地球人」,于是电影乾脆直接以地球人身份描写,反而更能加深外星人独特的思维与一般人类对比下的微妙感触;可惜的是反派角色被省略得太多反倒有些不够到位,初次看的时候反而会有点搞不懂到底是怎幺一回事,许多概念是在文本中再次强化后,才更能理解电影表现的含意。最有趣的是加入直销诈骗的剧情,许多社会案件也变得愈发写实、愈是贴近现今生活,对比上被省略掉的二战后国际情势描绘,使1960年代二战后背景的《美丽之星》,衍生成符合2017年代政治社会氛围的现代版《美丽之星》。

  正如同上述提及的,三岛由纪夫写作飞碟与外星人的主轴概念毕竟是在距今五十几年前,导演吉田大八在这方面上也并没有做大幅度的修改,因此故事难免有些段落会使得观众有点难以适应,因之产生出许多荒诞无稽的笑点,明明应当是相当严肃的桥段,整个电影院却笑得人仰马翻。《美丽之星》算是相当成功的旧作翻新,以三岛由纪夫不被看重的作品出发,经吉田大八之手改编,使之迸出一番绝妙的新滋味。

作者注:

[1] 此篇以星光出版社由郑秀美翻译的中文版《美丽的星》作为对照。

[2] 参考自奥野健男的〈解说〉,收录于三岛由纪夫:《美丽之星》(台北:星光出版社,1985年9月),页262-267。

电影资讯

《美丽之星》(美しい星)-吉田大八,2017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